chinese · personal

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小时候上语文课要背许多古诗。大多数是唐诗。前几年回国我特地买了一本《唐诗三百首》以为会学一些新诗。其实脑子里有印象的诗还是小时候讨厌背的东西。记忆最深的是这首白居易的《花非花》。这首诗对我来说很特别。它不是语文老师而是音乐老师教的。教它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学为这首诗写的歌。教之前老师让我们闭上眼睛,在我们脑海里打造了这首诗的弥朦境界。那时的我可能只有小学三年级。但我被催幻了被打动了。我仿佛真的进入了诗人的世外桃源。我想那是我对诗词的情窦初开吧。

chinese

默默爱慕

奇怪,这几天我又有情窦初开的感觉。安帝成天小孩子似的很少有成熟男人的深沉。当然这可能是他的优点。他可以很快乐,不会失眠。最近在我眼前经常出现这样的情景。我站在中学校园的一端默默注视着一位我爱慕的老师。心中无限甜蜜。只因为我拥有远远望着他的权利。这应该是属於初恋女生的心境,我怎么返老还童了?说实在的我真的很爱这位我身边非常关心我的老师。他为我做的许多事很让我感动。也许他的为人一向如此,而多情的我过分留意了。这也没什么。这样的爱是很纯洁的。我并不想占有什么。我很开心能常常在他身边。我以前也对别的老师有过这样感情。对他们每一位的默默爱慕都是我一生值得回忆的片段。可以让我慧心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