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 politics

eeky whale explosion

nice present for my birthday. NOT Sperm whale explodes in Tainan City; Blood and guts of 17-meter long 50-ton mammal splatter sidewalks, automobiles parked nearby – check out the yummy whale guts! “A dead sperm whale being transported through Tainan City on its way to a research station suddenly exploded yesterday, splattering cars and shops… Continue reading eeky whale explosion

chinese

神圣的中文

一位读者的留言让我又有写中文的冲动。如今偶尔写一次中文对我来说有吃禁果般的开怀。由其如果用词斟酌,写时像点缀蛋糕似的。这可能是我一生用英文都达不到的境界。以前写中文是因为有忠实的读者。语言是我们心灵沟通的方式。它让我们沉浸在美好里。虽然我的中文和许多人相比还是望尘莫及,但令我快乐的是我没有放弃对它的追求和向往。用英文我常常有束搏的感觉,觉得我无法把自己表达完整。用中文我像插了翅膀的鸟儿在天空翱翔。用它来珍藏记忆使记忆绚丽。我说不出中国文学的大道理,但我可以用心体会中文的美。用英文我只是在描述,用中文我可以塑造我的内心。对中文我充满了罗曼帝克的痴迷。而它的神圣永远与我的初恋纠缠着。嘘,秘密。

chinese

小熊

真棒!如果不是blogsphere,我不知道哪年哪月可以读到一片用中文写的关于美国人在中国学中文的故事。我觉得他写的很真实感人。尤其用词恰当出语不俗,我也读不出什么语法错误。到让我想起了自己刚开始学英文的感受。我想文化的差距和实际的距离是很容易疏远朋友的。但记忆总是美好的。用中文把这个记忆珍藏起来让我觉得很浪漫。 真的很有意思,我妈单位也有外国人教英文。那时喜欢听他们学中文的笑话还有他们 买东西怎么给人家坎。记忆犹新是一次听到老外问”你是什么东西?” 当然他一点没有冒犯的意思。就象我爸问andy: what’s up yours 其实想问 what’s up with you? LMAO